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情人节(番外)

以前写的一篇江山情人节番外,恶搞向,与剧情无关,放出来玩玩,权当娱乐。

--------------------------------------

公司——

 

 

周瑜快下班的时候看了一眼窗外,渐近黄昏的天色,仍然阴沉得可怕。大楼外灰蒙蒙的天空,停在摩天大厦的楼顶,沉重得好像快要掉下来。办公室里的人走得差不多了,等到吕蒙过来和他打招呼下班的时候,大楼已经只剩下他这间办公室亮灯了。

 

 

“哎,周经理,今天不出去过节么?”吕蒙好奇地问。

 

 

“还有些东西没弄完,等下就回家。”周瑜抬头,挑着眉问,“你怎么也那么晚?不回去陪女朋友?”

 

 

“我还没女朋友呢。哪像您啊。”吕蒙酸溜溜的瞄了一眼周瑜手上的白金戒指,“回家有人做饭真是好。”

 

 

周瑜但笑不语。

 

 

周瑜这个钻石王老五在公司里相当闻名,工资高长得帅,有车有房,对人也温柔。公司里不知道有多少花样美少女对他芳心暗许,只是周瑜手上带着的那只价值不菲的戒指表明了他已经名草有主。而且周瑜每天下班就回家,期间电话短信无数,示意了夫妻感情牢靠,连幻想一下第三者上位的可能性都没有。周瑜手下的员工都对这个素未蒙面的大嫂产生了好奇。

如果知道这大嫂就是公司总boss,不知道多少人会吓掉下巴。

 

 

“那周经理,我先走了。”吕蒙挥挥手向周瑜告辞。

 

 

周瑜点了点头,这下办公室里就只剩下周瑜一个人了。

 

 

手机适时地响了起来。

 

 

“喂,下班了没?”孙策的声音听起来似乎很高兴。

 

 

“快了,弄完这份文件我就回去。”周瑜一边接电话一边用一只手飞速地打字。

 

 

“要不要我去接你?我看这天不对,快下雪了吧。”

 

 

周瑜望望窗外:“嗯,刚好我的车拿去修了,你过来吧,我这就弄完了。”

 

 

“成。”

 

 

“对了,今天不煮饭了,我带你上外边吃。”

 

 

“怎么?今年你居然有活动安排?”孙策窃喜。

 

 

“不是,是同学聚会。”周瑜道,“司马老师好不容易从国外回来一趟,说是想要见见我们,难得大家都在一个城市,就说趁着今天出来聚聚。”

 

 

孙策马上不乐意了:“他知不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哪有情人节出去同学聚会的。不去。”

 

 

周瑜像是早就料到了他这个反应,慢悠悠地说了一句:“带家属,你不去我就带仲谋去了,反正是我弟也算家属的一种。”

 

 

“小孩子凑什么热闹,他有自己的安排今天一早没下班就从公司里出溜了,现在不知道在哪把妹呢。”孙策立马换了副态度,“到了我再打电话给你。”

 

 

周瑜笑了笑。

 

 

“我打电话给你你再下来,别在公司外头等,这鬼天气够冷的。”

 

 

“知道了。”

 

 

 

 

 

 

曹操公寓——

 

 

“你真的要跟我去?”郭嘉不厌其烦地又确认了一遍。

 

 

曹操点头,一边对着穿衣镜整了整领子。

 

 

“其实吧,情人节每个月都有我们可以下个月再补过,今天你看这么晚了你工作那么忙其实不用去也可以的。都是认识的同学,没事的啦。”郭嘉试图说服曹操,“你不是不喜欢这种热闹场合的么,再有了那伙人都是老学究一定无聊死了。”

 

 

“你不想让我去?”曹操眯眯眼,从镜子里瞄了一眼坐在床上抱着枕头的郭嘉。

 

 

“没有。”郭嘉立刻否认,声音软下来,“我只是觉得……”

 

 

“我去了你就一定不能喝酒了。”

 

 

被揭穿了。郭嘉挫败地歪倒在床上,转了个身背对曹操。

 

 

“你还想喝酒?嗯?”曹操走过去,一条腿跪在床上,俯身过去在郭嘉的耳边说道。

 

 

“一杯?”郭嘉转过去面对曹操。

 

 

“一杯都不行。”曹操语气坚决。

 

 

“你杀了我算了。”郭嘉翻了翻白眼。

 

 

“你身体这个情况,你自己清楚。”曹操无可奈何地说,“不要胡闹。”

 

 

“就是我自己的身子我最清楚了。”郭嘉笑了笑,“你信那些狗屁医生还不如听我的,及时行乐才是良方。”

 

 

曹操蹙眉:“胡闹。”

 

“那些医生说我可以长命百岁延年益寿,你信?”郭嘉反唇相讥。

 

 

曹操无声地看着他。

 

 

“真伪善恶我们见得多了就更应该看得清一点。在这个圈子里混谁都会有这么一天,也许是我,又或是别的什么人。”郭嘉坐起来,与曹操对视,“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曹操:“我知道。”

 

“我就是这么一说。”郭嘉耸耸肩。

 

 

“现在六点半,聚会七点半开始?”曹操突然问了句。

 

 

郭嘉一时半会儿转不过弯来,点了点头:“啊,是。”

 

 

“你说的话,我同意一半。”

 

 

“哈?”郭嘉愣了愣,突然高兴起来,“半杯酒?”

 

 

“……及时行乐。”

 

 

“……喂!”

 

 

 

 

 

街头——

 

 

“等久了吗?”孙权喘着气,赶到公车站的时候,陆逊已经在等了。

 

 

“没,我也刚到。”陆逊摇摇头,一张脸冻得红红的。在他的身边还靠着一辆摩托车,上面挂了两桶包装细致的玫瑰花,乍一看得有几百朵的样子。

 

 

街头上路过的人都带着狐疑的表情看着两个被玫瑰簇拥着的男人。

 

 

“怎么不戴围巾出来?”孙权皱眉。

 

 

“我没有。”陆逊直白道。

 

 

“算了算了,两下到街上有得卖再买一条好了。”孙权拉着陆逊,“走吧。”

 

 

陆逊一脚跨上摩托车,拍了拍后座:“走吧。”

 

 

孙权嘴角抽搐了一下,用了一秒钟怀疑自己答应情人节出来跟陆逊买玫瑰花这个决定是对是错,然后在想到可以抱着陆逊的腰的下一秒就坐上了摩托车的后座。

 

 

“这个载了你就放不下了,你能提着么?我会开慢一点的。”陆逊晃了晃那两桶玫瑰花。

 

 

“……”

 

 

最后孙权一手提着一桶玫瑰花坐在陆逊的车后面,心中泪流满面,一路拼命低头希望不要有人认出来才好。

 

 

 

 

 

 

 

刘备公寓——

 

 

赵云在厨房做饭,如往日般喷香四溢的饭菜却完全勾不起刘备的食欲,反倒是坐在一旁的阿斗敲着碗筷一脸迫不及待的表情。

 

 

等到赵云端着菜出来,看见刘备一脸沉默的样子,解下围裙挂好,顺口问道:“今天是情人节,您不出去么?”

 

 

这一下就戳中了刘备的痛处。刘备摆摆手:“年轻人的节日,我就不瞎凑和了。”

 

 

“您也没老。”赵云说着,斜眼发现刘禅正在偷吃,眼疾手快的用筷子打了一下他的手,“洗手。”

 

 

刘禅瘪瘪嘴,乖乖去洗手。

 

 

“阿倩姐去了那么多年。”赵云道,“总不能一直一个人。”

 

 

“我知道,可是……”刘备心里浮现出一个人的样子,皱了皱眉,又把他从脑海里抹去。

 

“是我多说了。”赵云道。

 

 

刘备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刘备放下碗筷,掏出手机一看,却是诸葛亮。

 

 

“喂。孔明?”刘备听见诸葛亮那边悉悉索索的声音。

 

 

“喂,是我。”诸葛亮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沉稳动听,“实在是不好意思,今天晚上有些事情不能过去了,你让刘禅自己把课文背下来就好,我明天过去检查。”

 

 

“没关系。”刘备试探地问了一句,“你有什么事啊?”

 

 

“今天老师打电话过来,说是前几届的师兄要来,要弄一个同学聚会。”

 

 

“不是约会啊……”

 

 

“什么?”

 

 

“没什么。现在就出门?太早了吧?”刘备看看表,才六点半。

 

 

“在新城区那边,有点远,早出门比较好。”诸葛亮道。

 

 

“要不,我送你去?”刘备一个冲动,脱口而出。

 

 

“……”诸葛亮那边似乎有些错愕。

 

 

其实刚说完刘备就后悔了,人家同学聚会关自己什么事,瞎凑什么热闹。

 

 

“好吧,那麻烦你了。”诸葛亮意外地答应了。

 

 

刘备喜出望外:“不麻烦。你现在应该还没吃饭吧,子龙刚做好饭出来,不如过来一起吧,反正不远。等下一起出门。”

 

 

诸葛亮正在门厅换鞋,想了想,垫一下肚子也好,便答应了。

 

 

刘备刚挂电话,抬头就看见赵云盯着他看,刘备心虚。

 

 

“是诸葛先生?”

 

 

“是。”

 

 

赵云了然,起身说道,“我去添一副碗筷。”

 

 

赵云走开以后,剩下刘备和刘禅大眼瞪小眼。刘禅扑闪着一双大眼睛眨啊眨地看着刘备,黑俊俊地像极了他的母亲甘倩。刘备竟一时间有些坐立难安的感觉。

 

 

等到赵云拿碗回来,餐桌上的气氛变得有些诡异。

 

 

门铃声响起来,刘备如获大赦般跑去开门。

 

 

门外,诸葛亮站在门口,穿着一件黑色的羽绒外套,围着一条灰色的手织围巾,肩上落了雪。他站在那里清风出尘,笑得一脸温文。

 

 

“打扰了。”

 

 

 

 

 

 

周瑜站在窗边听到熟悉的汽车熄火的声音时就转身下了楼。走到楼底正好手机铃声响起来。站在车边的孙策看到周瑜走出来便挂了电话。

 

 

“那么快?”孙策顺势打开车门。

 

 

“听见熄火声了。”周瑜坐进去,刚刚被寒风吹得打颤的身体接触到车里的暖气总算缓了过来。

 

 

“耳朵真灵。”孙策笑笑,替他关上门,走到驾驶座边上了车。

 

 

周瑜这才注意到他的打扮,今天孙策似乎是特地换了身衣服,灰色的羊毛衫打底,再套上偏海军正装式样的休闲夹克,宽肩窄腰,恰如其分地勾勒出他的好身材。

 

 

周瑜眯眯眼:“我有告诉你这是同学聚会吧。”

 

 

“嗯?”孙策忙着倒车,没回头。

 

 

“我怎么觉得你是去泡妞的?”

 

 

“这不是给你撑撑场面的么。”孙策不以为然。

 

 

周瑜失笑。

 

 

“哎,对了。”孙策平稳地开着车,“今天有多少人去?”

 

 

“不知道,都是司马老师的学生,有前几届的师兄应该也有现在的学生吧,我也不太认识。”周瑜想了想,“郭嘉师兄应该会到。”

 

 

“郭嘉?”孙策皱眉,“那么说曹操也会去?”

 

 

周瑜:“说不定呢?都是同学聚会,那些事情放一边去,老师素来爱清静,我们不提就是,当做不认识好了。”

 

 

孙策也没说什么,把话题扯开了。一路上聊了些琐碎的事情,孙策再次提到孙二谋同学最近鬼鬼祟祟的问题。

 

 

“你说仲谋是不是谈恋爱了?怎么最近老想着往外跑,看个手机短信都能笑半天,上次起床上厕所还见他一边刷牙一边发短信,那样子你是没有瞧见。”

 

 

“男孩子嘛。况且现在他还没毕业呢,不过是来公司里打打下手,熟悉熟悉事物,商场上的东西毕竟还是枯燥了些,怪不得他想往外跑。你那么大的时候也没见这你坐定安稳。”周瑜把自己舒舒服服地窝起来,“他现在一没带人回来二没搞大什么人的肚子,你操心个啥。”

 

 

“可是……”

 

 

“男孩子不能当姑娘养,好不容易熬过高中上了大学,你就让他出去玩玩又不会少块肉。”周瑜一副安了安了的表情。

 

 

孙策也只好作罢。

 

 

“往哪走?”

 

 

“前面左拐。”

 

 

 

车子拐进一栋高档小区,这个小区是附近有名的别墅小区,独栋的设计特别适合有小资情调的富人居住。

 

 

周瑜指挥着孙策熟门熟路地拐进一栋别墅楼的停车区,停车的时候孙策突然发现停在自己前面的那辆白色别克车的车牌号有点眼熟,却记不起在哪里看到过。别墅里早已热闹非凡,时不时还传出众人的笑声。孙策和周瑜提了后车厢里准备好的几瓶酒和水果上了门。

 

 

开门的是诸葛亮。

 

 

周瑜和他对视一眼,都有些愣住。

 

 

“嗨,公瑾,好久不见~”郭嘉从后面扑上来一把揽住诸葛亮的脖子,朝他挤挤眼,“你们还没见过吧,这是诸葛孔明,小你三届,说来是你毕业那年入的学吧。我今天也才刚刚认识。”

 

“你好。诸葛亮,久仰大名。”诸葛亮很快反应过来,彬彬有礼地伸出手。

 

 

“你好。周瑜。”周瑜伸手同他握了握。暗自腹诽,怎么没见过,都见过好几回了。

 

 

“奉孝,孔明,在门口做什么呢,还不快让公瑾进来。”司马徽的声音传过来。

 

 

两人才恍然大悟让开位置让周瑜进门。周瑜进来后就露出了在周瑜背后的孙策。当孙策换好鞋进入大厅后,才感觉到了一丝微妙的气氛。

 

 

孙策抬头,发现大厅里的三个人都在盯着他看。别墅一楼的会客厅沙发安放在墙角折角的地方,大型的布艺沙发上以折角处为分界坐了两拨人。折角的地方坐着一个精神奕奕的老头,想来那就是司马徽,司马徽的左边坐了一个很眼熟的人,严肃的西装,脸上没什么表情,看见孙策也没有吃惊,只是默默点了个头,是曹操。司马徽的右边依旧坐了一个很眼熟的人,套着呢子大衣笑得很友好的样子,看见孙策微微吃了一惊又迅速恢复原样,是刘备。 

 

 

呦呵,今天这算是来齐了?

 

 

孙策也点了个头,三个人在莫名其妙中达成了某种协议。

 

 

“您好,司马先生。我是孙策,周瑜的朋友,今天未曾受到邀请冒昧来访真是打扰了。”孙策先是走到司马徽面前礼貌地打了个招呼。

 

 

司马徽眯着眼瞧了他一会儿:“孙策。”

 

 

“是。”孙策有些不习惯司马徽直勾勾的眼神,自从他老爸走后他还没在哪个人身上感受到过这种背后发凉的目光。

 

 

“坐吧。”司马徽突然笑起来,却招呼了周瑜过来,“公瑾也来,都多少年没见你了,这小子也不晓得来看看我。”

 

 

坐在一旁的曹操让出位置,郭嘉便拉着周瑜毫不犹豫地挤了过去坐下来。诸葛亮坐到另一边,师徒三人也聊聊了起来。

 

 

另外的三个人却是面面相觑,气氛完全融合不到一块去。直到司马夫人送茶上来,看见那三个快坐成石雕的人,才忍不住对司马徽说道一句:“那些孩子还在上面呢,你们怎么不上去一起?”

 

 

“你看这,我都忘了。”司马徽一拍额头,道,“走走走,上楼见见你们的师兄弟去。”

 

 

 

楼上的客厅甚是宽敞,茶几和沙发撤到了一边,靠墙的一边摆了一溜桌子,上面放满了各种吃食,俨然布置成了家庭聚会的样子。

楼上的人很多,周瑜上来的时候都被唬了一跳。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的聊天的人,孙策多少有些耳闻,在诸葛亮身边的是他的好友徐庶,独自站在角落里饮酒的人是庞统,与几个年轻人正在攀谈的是石韬,还有一些人不太记得名讳却也是在商业杂志上常见的面孔。黑道白道都有,孙策偷偷感叹这司马徽还真是教出了不少好徒弟,只是听说他本人不愿出山,不然这商界怕又是另一番光景。

 

 

趁着司马徽被人围住的时候,周瑜便退到一边在孙策身边站定了,推推孙策的手:“哎,我老师这人怎么样?”

 

 

老妖怪。孙策给出了这三个字的评价,当然这是不能说出口的:“挺好的。”

 

 

“你是不是在心里叫他老妖怪?”

 

 

“没有。”孙策脸不红心不跳地否认。

 

 

“其实吧上学那会儿我背地里也这么叫来着。”周瑜道,“他的专业课忒变态,点名不定期,作业写不完。但是吧专业素质过硬你没办法,当年我们和你爸死磕那会儿用上的东西有一部分和他教的倒是很有殊途同归的地方,当时我就觉得要是你在的话一定能和他看对眼。”

 

孙策不置可否。

 

 

“可惜你不在……”周瑜低头微微笑了一下。

 

 

 

 

 

在另一边郭嘉对周瑜带来的桃花酒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曹操被一个司马徽的学生叫住了正在攀谈,言谈中曹操倒是对这个学生产生了好感。进退有度,举止大方,对当下的股票形式颇有见地,虽然略显青涩但不失为一块好料子。曹操开始研究如何拐骗走司马徽的另一个徒弟。

 

 

郭嘉瞄了一眼摆在桌上开了一半的桃花酒。

 

 

周瑜和孙策正在讲话,孙策不知听到了什么,蹙着眉看着周瑜笑个不停。

 

 

郭嘉又瞄了一眼摆在桌上开了一半的桃花酒。

 

 

周瑜倒了一杯桃花酒举到孙策眼前,挑衅般看着孙策。孙策却好像不知不闻,趁着在旁无人注意,就着周瑜送上来的手把那酒饮尽了,舔舔嘴唇对着周瑜笑。周瑜瞪他。

 

 

郭嘉看了一眼曹操。

 

 

曹操正在和那个学生交谈,时而严肃,时而开怀大笑。显然是打定主意把这个墙角整个撬走。

 

 

郭嘉最后瞄了一眼摆在桌上半开的桃花酒,就已经见了底,约是剩下三两小杯的样子。

 

 

周瑜正要再续酒,一只手突然拦住了酒罐。

 

 

郭嘉凑上来眨眨眼:“这是什么好酒,味道这般香甜。”

 

 

“老家舒城的桃花酒,五年的窖藏,虽不是什么圣品,却是芬芳。”周瑜笑道,“上回你不是还尝过么,这记性。”

 

 

“看我,这些年越发健忘了。”郭嘉顺理成章地给自己倒上一杯,“我自罚一杯。”

 

 

“奉孝身体不适,这杯酒我代罚了。”郭嘉还没回过神来酒杯就已经被人从手中抽走,回过头却看见曹操端着一副笑容将郭嘉好不容易摸来的酒一饮而尽。

 

 

“这般,我与曹先生倒也算旧识,此次相见于情于理都该是敬上一杯。”孙策拿了周瑜的酒杯当着曹操的面饮尽了。

 

 

“如此不喝的话倒显得是我曹某人小家子气了。”曹操也不含糊,与孙策一道饮尽了酒。

 

 

“爽快。”

 

 

“彼此。”

 

 

两人火花四溅,硬碰硬抬上了杠,几句话说得绵里藏刀的。

 

 

郭嘉苦兮兮地盯着酒罐子,你一杯我一杯,啊,没了。

 

 

“来来来,这就是郭嘉和周瑜。”司马徽的声音传过来。郭嘉周瑜抬头望去,却是司马徽站在人群里对他们笑嘻嘻地招手。得到老师召唤的两人不得不放下这边拼酒的两个人走了过去。

 

 

诸葛亮正站在司马徽的身边,不惊不燥的样子一派淡然。

 

 

“他们毕业得早,当年在学校里哪个不是腥风血雨的人物?奉孝这小子啊,别看他现在这样子,当年……”

 

 

“老师……”郭嘉苦了脸,知道司马徽又要旧事重提。当年郭嘉孤儿出身,大学期间借住在在司马徽家中,想来是有不少糗事落了把柄。司马徽一路倒豆子般说着,眉目间却是亲厚的。他们众多的师兄弟中,怕是再没有一个与老师有这般厚的情谊,连司马徽素来喜爱的天生聪慧的诸葛亮也比不上。颇有半师半父的架势。

 

 

“对了,给你们介绍介绍。”司马徽招手唤了一个少年过来,“仲达,过来。”

 

 

郭嘉眉头一挑,这不是刚才和曹操相谈甚欢的人么。

 

 

“这是司马懿,今年大二,算是你们的师弟了。”

 

 

司马懿端端正正地跟诸位师兄打招呼,进退有度不失风仪,惹得郭嘉多看了好几眼。司马懿是这场宴会中唯一的在校生,年少却叫人不得忽视。司马懿面对众人的目光一直保持着内敛的微笑,十分的谦逊。

 

 

接下来司马懿,诸葛亮,郭嘉和周瑜他们的谈话一路脱离玩笑往专业上奔去,一直在旁边竖着耳朵听的刘备悲哀地发现自己听不懂了,于是默默退到沙发上,和两个已经停止拼酒的人坐在一起。

 

 

孙策看着周瑜,谈到了感兴趣的话题的时候,周瑜总会眉飞色舞的。对着专业款款而谈,言辞犀利的周瑜即使在众人中也显得光彩夺目。孙策总是最喜欢这样的周瑜,说不清楚,大概就是喜欢他这种专注的样子,听说工作中的男人最吸引人,也不知是或不是。孙策想起很久以前,当两个人的感情还不甚明朗的时候,在两家互通的阳台上,周瑜和自己对着父亲出的题目争得面红耳赤的时候,孙策就有了这种感觉,大概是在那个时候就已经被他一语不让,明明没有大声说话却仍旧气势逼人的样子所吸引。一双凤眼微微眯起,盛满了流光,只觉得威风凛凛绝世无双。

 

 

孙策第一次享受这种不在众人视线焦点却仍觉得高兴地感觉,看着那个人,那个一举手一投足都分外耀眼的人,只觉得莫名的骄傲。

 

 

孙策侧开头,看见身边眯着眼抿酒的曹操,突然间兴致大起:“来一局棋,如何?”

 

 

曹操把视线从郭嘉身上移开,看了看孙策,额首:“好。”

 

 

 

宴会中司马徽和众人相谈甚欢,回忆起往事总是最多感叹。

 

 

宴会到结束的时候,司马徽突然道:“我大半辈子活过来,教了学生无数。今日你们前来,便是师生情谊一场,同门兄弟,饮了酒就算相识。我不管出了此门后,你们各有多少恩怨情仇,纠葛相缠,只求来日无论在何处见面,都为彼此留一条后路,莫要赶尽杀绝,也算是给我这个老师一点薄面。我老了,不想再痴缠于这些事情,教完这一届学生我也该光荣退休了,我和你们师母一生均无所出,我已把你们当做自己的孩子。在我将去之前,最是不愿听到你们任何一个出了意外的消息,也更不希望这是同门所为。退休以后,我便要搬家回去南阳了,若是你们谁得闲,就来看看我这老头子罢。”

 

 

听完司马徽一番话,四下均是无言。

 

 

渐渐晚了,众人陆陆续续告别。

 

 

曹操与孙策厮杀几局,半胜半负,约好来日再战,却也心知这是无期之约。

 

 

 

孙策和周瑜坐车在回去的路上。

 

 

周瑜突然问:“你生气了?”

 

 

“怎么这么问?”孙策挑眉不解。

 

 

“今晚有些无聊是吧。”周瑜还在为冷落了孙策感到不安。

 

 

“是呢,今天可是情人节。我还计划了去吃西餐买巧克力看看电影什么逛个街什么的。看来全泡汤了。”孙策顺着杆子往上爬。

 

 

周瑜看看表,笑道:“现在才十点,最后一项还来得及实行,走吧。”

 

 

孙策看着他的样子又忍不住笑了。

 

 

 

 

 

结果两个人在附近的停车场停好车,一路逛到了小吃街,搜刮烤肉臭豆腐无数串,中间还抽空吃了碗鸭血粉,一盘烤牡蛎。撑到不能再撑了,就肩并肩地逛步行街。在这个特殊的节日里,步行街上的商家都打出了情人节特价优惠的商标,粉红色的招牌随处可见,街头全是卖玫瑰的小商小贩,盛开到极致的玫瑰幽香动人。街上全是成双成对的情侣,其中也不乏带着情侣围巾的小情人。孙策差点心血来潮去买两条一模一样的大红色围巾,被周瑜及时阻止。

 

 

天空被霓虹灯染成红色,目之所及,连空气也变得旖旎。

 

 

“其实吧,我也想过的。”孙策突然说。

 

 

“什么?”周瑜问道。

 

 

“如果当初我和你一起上了大学该是如何?”

 

 

“后悔么?”周瑜笑道,“那么花花绿绿丰富多彩的大学生活,漂亮的妹子都没了。”

 

 

“不后悔。只是有些可惜”孙策也笑,“可惜平白无故地就错过了三年。”

 

 

周瑜显然是没料到他会来这么一句,也只能接道:“没事,还有很多年呢。”

 

 

“是啊,还有很多年。”孙策开心起来,话锋一转,“围巾不能买,我买一朵玫瑰送你吧。”

 

 

“你啊……”周瑜扶额。

 

 

知道拦不住,周瑜也没再阻拦。现在不让他买,还不知道等会要折腾什么呢。孙策走到一个买玫瑰的小摊前,挑中一枝:“一枝多……”

 

 

“五块。”孙权笑眯眯地抬起头,对上孙策错愕的脸。

 

 

“……”

 

 

“……”

 

 

“喂,你愣着做什么。”陆逊推推身边整个木掉了的孙权,上前就要亲自招呼客人。

 

 

孙策看看孙权,再看看陆逊,最后看了看那一堆不剩多少了的玫瑰花。

 

 

孙权在陆逊身后对长兄挤眉弄眼。

 

 

孙策挑挑眉,不动声色地对陆逊说:“要这枝。”

 

 

孙权差点谢天谢地。在接到孙策秋后算账的眼神后也没觉得害怕。

 

 

 

“那小子胆子也忒大了。”孙策走回去的时候磨牙道。

 

 

“什么?”周瑜疑惑。

 

 

“没什么。”

 

“看,烟火!”孙策突然指向南边的天空,不知是谁放了烟花,一朵一朵绚烂的烟火把城市的天空都点亮了。街上的情侣都停了下来,相依偎着看这漫天烟火,只觉得一瞬间万分动容。

 

 

“下雪了。”周瑜感觉到脸颊上有意一丝冰凉,抬头一看,却真真切切地看到了那细细碎碎的白色雪花。早知道会下雪,原本已经这么迟,想着不会下,却在这个时候下来了。

 

 

“公瑾。情人节快乐。”孙策突然抱住了周瑜,把玫瑰小心翼翼地折去荆刺,插在了他的前胸口袋,在他耳边道。

 

 

原本想着在街边那么多人,正要推拒的周瑜突然放弃了挣扎,轻轻地环上孙策的背:“恩,情人节快乐。”

 

 

 

 

行人渐渐散去,陆逊和孙权也在收拾着东西。玫瑰花极其好卖,只剩下一朵含苞待放的被剩下了。陆逊拿着那支玫瑰有些发愁,有些舍不得丢。

 

 

“送你了。”

 

 

陆逊把花递给孙权的时候,孙权脸上的疲惫一扫而光。自动忽略了这是这是剩下的这个事实。

 

 

回去的路上孙权把两个桶叠在一起提,终于梦寐以求地抱到了陆逊的腰。他的口袋里还装着那只含苞待放的玫瑰。夜已经深了,马路上已经没有多少人。陆逊的车开得一向快,风呼呼地从耳边穿过。

 

 

孙权突然大声喊道:“陆逊,情—人—节—快—乐—!”

 

 

“什么?”陆逊带着头盔听不太清楚。

 

 

孙权却笑了:“我说,情——人——节——快——乐——”

评论 ( 1 )
热度 ( 196 )

© 奉孝的孔雀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