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江山几万重(一)

现代设定,慎入

文章目录

------------------------

“周瑜,你的快递。”蒋干把一个包裹扔到周瑜床上。

 

“唔,谢了。”周瑜撑起身子从床上爬起来,七手八脚地拆包裹。

 

“啧啧。”蒋干忍不住偷瞄了两眼,“女朋友?”

 

“是我哥。”周瑜把收货单小心翼翼地撕下来放进床头的抽屉,再把剩下的胶带团巴团巴裹在包装塑料袋上一个三分扔进了垃圾桶。周瑜把东西倒到床上,是一包葡萄干,一盒巧克力,一袋剥了壳的核桃和一大盒舒县特产米花糕。周瑜咧嘴笑了笑,把东西扒到一边去,露出底下的一封信。

 

“还说不是女朋友。”蒋干撇撇嘴,顺走了周瑜床头没吃完的半包华夫饼。

 

周瑜没工夫管他,摊开了信在看,其实那也说不上信,只是一张随手的纸片罢了。

 

补脑。言简意赅。

 

去你妈的,你才要补脑。

 

周瑜撇撇嘴,把纸片塞进抽屉,和其他堆得整整齐齐的字条和收货单放在了一起,它们都有同一个落款,孙策。

 

丹阳。周瑜仰面倒在床上,头顶的电扇呼呼地吹,凉席让体温降下来不少。周瑜回想刚刚收货单上的地址,他在丹阳啊。

 

 

 

 

孙策住进周家那年,周瑜十三岁。

 

周瑜的父亲刚刚因为突发性心脏病去世,哥哥周道还在北京上大学,周妈妈在中学做老师,凭借着那点微薄的工资断然养不起两兄弟,不得已把周异留下的两套房子租了一套出去。挑房客的时候周妈妈极其谨慎,最终敲定了独自带着三个孩子的吴女士。吴女士的丈夫在外地工作,不常回家,只在每个月月初打钱回来。一个女人带三个孩子总是辛苦了些,许是出于同情亦或是吴女士极好的教养风度让周妈妈感到放心,最后签订合同的时候一下子就租了三年。

 

吴女士与周妈妈很是投机,签完合同周妈妈好客地留了吴女士一起吃晚饭,席间闲聊的时候了解到吴女士原来家在城西,出了名的混混街,最近爆发了一场冲突,大概也就是两个帮派打架争地盘之类的事情,混乱中有人开枪死了人,闹大了惹来了警察,据说伤了十几个,死了两个人。这在小县城里可算得上大事件了,之后上了报,那条街算是彻底出了名。可吴女士是再也不敢在那里呆着了,自己家里面还有三个孩子,万一出了什么事情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就算不出事也不能让孩子在那种鱼龙混杂的地方学坏了去。抱着这种想法的吴女士开始在外面找房子,于是就看见了周妈妈登在小报上的招租广告。

吴女士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小女还在襁褓里,二儿子今年五岁还在上幼儿园,长子与周瑜同岁,过两年就要上高中了,舒县最好的高中就在周瑜家附近,这也是当初吴女士看上这套房子的原因之一。

 

在听说了周家大哥在北京上大学的事情后,吴女士表示了对周妈妈的教导有方的羡慕与赞扬,于是两位妈妈的话题开始飞速地向各家孩子转移。

 

周瑜吃饱了饭趴在客厅的茶几上心不在焉地写作业,竖着耳朵有一搭没一搭地听两位妈妈聊天,模模糊糊间听到一个名字,孙策。

 

什么偷偷跑到倒闭的电影院里玩被管理员当做鬼魂吓了一跳然后被揪出来狠狠骂了一个上午,什么逗狗玩结果反被狗追爬上树不敢下来,什么玩捉迷藏进错女厕所……吴女士一边数落自家儿子的糗事,一边却是骄傲自豪的笑容,说道,这孩子。

 

正经学过武术,写得一笔好字,成绩不算好,可是爱护弟妹。

 

周瑜偏了偏头在草稿纸上写下了这个名字,唔,孙策?周瑜在旁边勾勾画画,描出一个凶神恶煞的鬼脸,然后用笔涂黑,又画了一个被狗追着的小人,又涂掉,描了一只穿着衣服打拳的大老虎,在额头上写了一个王八。周瑜被自己逗笑了,把草稿纸揉皱扔掉。

 

嗯。孙策。

 

 

当吴女士正式搬家过来的时候,周瑜被周妈妈以碍事的名义从屋子里提溜了出来,搬了一把折叠椅坐在院子的枇杷树下纳凉,夏天的风吹过树木发出沙沙的声响,周瑜舒服地眯着眼看着搬家工人汗流浃背地抬着一个大衣柜进了楼道,吴女士和周妈妈忙前忙后地收拾东西,指挥放置。

 

蝉的声音吵得让人生困,周瑜抬头看见一片广阔无垠的蓝天,树影婆娑。突然一个放大的脸出现在他的眼前,挡住了所有的视线。周瑜完全没有发现那个人是从什么时候接近自己的,他就这样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背后,弯着腰看自己,把周瑜吓了一大跳,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周瑜定下神重新打量他,那是个穿着黑色背心的男孩子,有着白皙的下巴和深褐色的眼睛,支棱的短发在阳光下像是毛了边的旧贴画,一张脸笑嘻嘻地似乎对周瑜的反应非常满意。

 

周瑜其实完全不认识他,可他鬼使神差般地对着那个男孩子说了一句,你来了。

 

男孩子似乎是愣了愣,接着又笑起来,应了一句,啊,我来了。

 

周瑜后来才知道,那个人,就是孙策。

 

当初周爸爸买房的时候是想打通做一个大房,所以买了对门临近的两间。两家的阳台是紧靠在一起的,原本有一个通门,周妈妈为了租房把它改成了两扇对开的门,一家一把钥匙,当忙了一天终于结束的时候,周妈妈把钥匙交给了吴女士。

 

搬家第一天,为了表达对房东一家的感谢,吴女士热情地邀请了周妈妈和周瑜来家里吃饭。周瑜终于正式地认识了孙策,两个人都没有意外的表情。孙策原本在寿春中学,不过已经办了转学手续到周瑜的舒城附中,听吴女士说在本校直升的几率比较高。周瑜在吃饭的间隙抬头瞄孙策,他倒是很会说话的一个人,不怯场而且会照顾气氛,完全不像个小孩子。他和孙妈妈长得不是很像,大概是比较像爸爸吧,他的父亲又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周瑜一路想了很远,盯着孙策出了神,孙策偶然一个眼神杀回来正巧和周瑜对上,让周瑜呛了半勺子汤。

孙策挑眉。

 

周瑜憋红了一张小脸。

 

“那从今天开始就是邻居了,要请多多照顾啊。我家阿策捣蛋,恐怕以后要给你添麻烦了。”

“说哪的话,小瑜也是个调皮性子,以后是互相照顾才是。”

 

周瑜看看孙策,发现对方也在看着自己。

 

“周瑜?”孙策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嗯。”周瑜点点头。

 

“我是孙策。”坐在对面的人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容。

 

回想那年刚刚开始的夏天,缭乱的蝉声,黄昏的阳光从阳台照进来,让视线中的一切染上金红色,周瑜穿着背心吹着吊扇,端着碗喝汤。在他的对面坐了一个同样端着汤的男孩子,他们无话可说,却忍不住打量对方。周瑜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就有怀念的感觉。

 

一切都和和周瑜以往过的每一个夏天都没什么不同,又好像那么与众不同。

 

很多故事从那个时候有了新的开始。

 

 

 

 

孙策没有和周瑜同班,周瑜在A班,孙策刚转来自然就分在了B班,不过离得近,就在隔壁。周妈妈特意嘱咐了要周瑜照顾照顾孙策,怕他刚来新地方不认识人。周瑜下课借着上厕所路过隔壁看了一眼,发现孙策正在和一群男生勾肩搭背地玩闹,周瑜抽了抽嘴角,这真的是第一天来吗?这个自来熟哪里像是需要别人照顾的样子。

 

鉴于老妈的叮嘱,周瑜放学的时候装模作样地在班级门口等孙策。孙策见到他吃了一惊,然后笑得阳光灿烂地过来勾住了他的肩。

 

“你朋友?”和孙策一起出来的同学问道。

 

“我弟。”孙策大大咧咧地笑道。

 

“这不是隔壁班的周瑜么。”

 

“认的。”孙策厚颜无耻。

 

周瑜心情复杂地看着孙策和第一天认识的同学挥手告别。

 

“孙策。”周瑜别别扭扭地叫了一声,“我妈叫我放学和你一起回家。”

 

“知道。”孙策一点也不在意周瑜是出于被动还是主动,“我要去接我弟,一起么?”

 

 

 

 

孙策是个不折不扣的自来熟,周瑜肯定了这一点。

 

哪有一见面不管你想聊不想聊都可以和你一路从教室值日扯到中国足球再扯回老家的米花糕的人。孙策勾着周瑜的肩膀,竖起一根手指,开头就是一句,我跟你说。

 

周瑜的父亲周异是个老学究,母亲是高中老师,从小家规甚严,这种放学了不按时回家,还在马路上拉拉扯扯推推闹闹的行为简直是不可理喻的。周瑜很少和人有肢体接触,这也是为什么他爱运动却从来不参加篮球足球之类的活动的原因。这个刚见面一天的小子就这么大大咧咧地闯进了周瑜的安全领域,拉着他的手臂凑近了在他耳边笑,周瑜满鼻子都是这个人的味道,新鲜的竹子般的味道,年轻的男孩子。

 

周瑜似乎不怎么插得上嘴,却意外的不排斥这个人的声音。

 

 

那是周瑜第一次见到孙策的弟弟孙权。

 

现在的幼儿园管得严,除非家长来接否则一律不让出门。一排排小朋友站在校门口伸长了脖子张望,来往的家长里,孙策和周瑜显得有些突兀。孙权也是刚刚转来这边的幼儿园,昨天没来得及办手续,就先住在了姥姥家,今天就要搬过来。

 

周瑜一眼就从人堆里发现了孙权,一身正红色的校服站在人堆里,不急不躁的样子,像个小大人。周瑜认出他纯粹是因为他和吴女士长得太像了,简直是一个模子立刻出来的。周瑜发现孙家人眼睛的颜色普遍比较浅,孙策的眼睛是褐色的,孙权甚至比孙策更浅一些,微微带着点碧色,像是成色上佳的沉水翡翠。吴女士的眼睛是纯粹的黑色,那看来这两兄弟不是遗传老爸就是基因变异了。

 

孙权看到哥哥,眼睛一亮,扑了过去。

 

“哥哥。”孙权抬头看到大哥身边还站着一个人。

 

“叫瑜哥。”孙策指向周瑜。

 

“周家大哥哥?”孙权眨巴着大眼睛。

 

周瑜不知道是装严肃好还是掐掐他的包子脸比较好。

 

 

孙策摸摸孙权的头,向着学校老师点点头致意。想来是吴女士事先和老师说了什么,孙策顺利地领着孙权出了校门。

 

孙权一路上忍不住地瞟周瑜,周瑜被他看着真是哭笑不得。

 

“你看着我做什么?”周瑜终于忍不住。

 

孙权眯着眼笑道:“哥哥好看!”

 

 

 

 

 

已经到了大三,别人都在急着实习,奔波在不同公司之间的时候,周瑜就显得有些闲得过分了。周瑜学的金融管理系,成绩优异,导师司马徽很是偏爱这个徒弟,有不少企业已经在向学校打听司马徽徒弟的事情了,也有不少把邀请函通过班主任直接交到了周瑜手里,周瑜往往是拆都不拆就扔进了垃圾桶。

 

周瑜的受欢迎也是有原因的,周瑜的导师司马徽在业界有非常好的口碑,他的大弟子,也是周瑜的17届的师兄,被誉为鬼才的郭嘉,在毕业以后进了曹氏的集团当了行政总监,帮助曹氏集团搞垮了好几个对手公司,也成就了曹氏在北方不可破灭的神话地位。另外的几个师兄,徐庶,庞统,也在商界素有盛名。于是这个新鲜出炉的司马徽弟子也不可避免地成为了抢手的热饽饽。

 

周瑜有些烦躁,递来邀请函的公司并非不好,有些公司也曾经是周瑜肖想已久的知名公司,可是周瑜一想到要去外省,就有些不情愿。思来想去没有结果,索性就不想,以后的日子等来了再决定也不迟。蒋干笑他这是逃避现实,周瑜反驳说这是慎重考虑。

 

“你躺着发呆就能考虑出结果了?”蒋干斜眼瞟了一下桌面上一叠翻都没翻过公司简介,挪揄道。

 

“我有看过。”周瑜狡辩。

 

“前几天曹氏给你寄来邀请函了吧。”蒋干说道,“其实说真的,曹氏集团有什么不好,上头还有师兄罩着,还不愁没有好职位。”

 

“不是说曹氏以前是做黑道生意的么。”

 

“现在的公司那个没有个把黑历史。”蒋干把包装袋扯得哗啦啦响,“撇开这个不提,单单凭你的本事,找什么大公司不行,现在社会上那么多大学生找不着饭碗糊口,你这么暴遣天物小心出门被雷劈啊。”

 

“我知道。”周瑜的声音闷闷的。

 

周瑜翻身下床,装模作样地翻看几份简介,看了两眼又提不起兴趣,趴在桌上拨拉着孙策寄来的米花糕,碾成碎米,捏了一颗放在嘴里,甜得醉人。宿舍里空荡荡的,只有蒋干在上铺嚼华夫饼的声音。

 

“说别的都是虚的,关键还是你到底想去哪里?”蒋干的声音从上铺传来。

 

“我怎么知道我想去哪里。”

 

“你不知道谁知道。”

 

“……”周瑜无话可说,蒋干说得没有错,他知道的。其实他一直都知道。

 

周瑜把头埋进手臂里,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我想回江东。

 

 

 

 

 

“策哥。”孙河把一份传真递给孙策,“你看看。”

 

孙策看着文件皱起眉头:“袁术。”

 

孙权凑过来瞄了一眼,然后忍不住扒住孙策的手臂:“他疯了?”

 

“他要撕毁‘刘氏’的协定,还问我要不要入伙。”孙策把文件放在桌面上,推过去给对面的人,“你怎么看。”

 

凌操接过文件,眉头深锁,半晌才道:“不可引火烧身。”

 

“我也是这么想的。”孙策笑道,“ ‘刘氏’在中国那么多年的经营,就算蛀空了树干,那不还有个根系么。他真的以为能凭借他的力量推翻‘刘氏’?”

 

“单单凭他一个人是不可能,可是他的哥哥呢。”孙河插了句嘴。

 

“袁绍不会帮他的。”孙策摇头,“当初袁氏分家的时候两个人就打了个头破血流,现在还妄想从他哥哥那里分一杯羹不成。”

 

“毕竟是兄弟。”孙河还是不放心。

 

“那也不是一个妈生的。”孙策道。

 

“真薄凉。”孙权啧啧嘴。

 

“你小子来这里瞎参合什么,还不回去上课?孙河是你带他来的么?”孙策怒道。

 

孙河举起双手以示清白。

 

“今天是周六!”孙权抗议道。

 

“早上要补课的吧?”孙策挑眉。

 

孙权焉巴了。

 

“孙河,送他回去。”

 

“我有正经事。”孙权挣扎着从孙河的钳制下脱逃出来,“今天阿瑜打电话到家里来了,是妈接的电话。”

 

“要叫瑜哥。”孙策又沉默了。

 

他打电话回家了?孙策把玩着手机,划开解锁,指尖从一排排联系人名单上划过去,最终停留在一个名字上。为什么不直接打电话给我呢。

 

“他说了什么?”

 

孙权一脸来求我啊的表情。

 

孙策瞪他。

 

“总之也是些家长里短的事,问妈和小妹,还问你怎么样。”孙权败下阵来,偷偷看了一眼大哥的脸色。既然你想怎么不打电话过去都说夫妻吵架床头吵架床尾和你不要见不到嫂子整天荼毒我们啊我去。孙权做了好半天心理建设还是没有勇气把心里话说出口。

 

“总之,这件事情你去安排。”孙策把手机揣进兜里,看向凌操,“文件要销毁,给袁术回一封信,就说,让他再好好考虑一下。然后联系下曹氏。”

 

“我知道了。”凌操把桌面上的文件收拢好,径直出了门,顺手把文件塞进了门口的碎纸机里。

 

“撇清关系?”孙河看看他。

 

“明哲保身。”孙策纠正道,“无论将来怎么发展,毕竟现在名义上我还是‘刘氏’的人。我这里小本生意,经不起他们这么折腾。”

 

孙河拉着一脸看奸商表情的孙权出了门。

 

办公室里终于安静了下来,孙策又掏出手机,看了看,按灭又点亮,那个名字加了特殊符号始终悬挂在联系人的第一位,设置给他的特殊铃声却已经好久好久没有响过了。

 

 

 

 

周瑜和孙策有过很多个第一次。

 

那时候大院里孩子不多,一起上下学住在隔壁的孙策自然而然成了玩伴。

 

周瑜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现有人在校门口堵孙策了,孙策他们班不用补课所以一般放学比较早,孙策常常回去篮球场赛两圈,有些时候周瑜也会看见他也会和一些来历不明的青年人独自走出校外,可是他总是能在半个小时内赶在周瑜他们班补完课前在校门口等着周瑜,还意外的没有一次受到老师警告。

 

周瑜开过口问,孙策通常是打个哈哈就过去了。周瑜也不好深究,他有时候也会负伤,不是很重的情况下通常自己解决,有时候也会借周瑜的书包放一些不好隐藏的药酒什么的,久而久之周瑜也学会了包扎伤口的各种技巧。

 

在有了周瑜不会告诉家长不会告诉老师也许还能帮忙处理个伤口这种认知后,孙策行为就越来越放肆了,周瑜的行程也迅速由陪孙策回家变成了回家后替孙策打掩护。

 

周瑜平生第一次遭遇群殴,是在新房客搬进来还不到一个月的时候。

 

那天周瑜他们班数学老师生病请了假,难得有一次放学不用补半个小时的课,周瑜收拾书包到隔壁的时候却发现孙策不在里面。走到校门口的时候周瑜还特地等了十分钟,在确认了孙策那丫的果然又去打架了之后,周瑜决定先回家。

 

周瑜走得心不在焉,想着孙策不知道又去那里打架了,上次胳膊上那块大得吓死人的淤青还没散呢,差点就被老妈发现了,这次要是再出什么幺蛾子绝对绝对不会再帮他隐瞒了。周瑜愤恨地踢了一脚路边的易拉罐。

 

当周瑜再次抬头的时候,用了五秒钟消化了一下自己在学校后巷,巷子里好像没有别的人了,这几个凶神恶煞的外校的混混好像是来找我的,这么大的信息量。然后又花了五秒钟仔细思考自己有没有和别人结仇,得出肯定没有,要有也是孙策,难不成我被人当做顶砂锅的了?这个结论。最后花了五秒钟查看四周得出五种逃脱路径然后逐一否定掉可能性之后,周瑜后知后觉地明白过来,似乎要和这群人正面对上了。

 

“你是孙策的弟弟?”

 

“我不是。”周瑜摇头。

 

“废话少说。”带头的人一挥手,做了个一起上的姿势。

 

那你还问我干什么!你到底有没有听人讲话啊喂!

 

周瑜没有打过架,可是他学过跆拳道。周瑜书包一甩,亮出一个姿势,瞬间就有些豪情上涌的感觉。周瑜会一点格斗,可惜耐力一直是缺陷,他四下里看了看,挑中对方防御最薄弱的一个角落,打算速战速决,换句话说就是逃跑。开玩笑,敌众我寡的情况下万一对方车轮战吃亏的就一定是自己了。

 

没想到角落里那个瘦瘦高高的小子力气那么大,当周瑜和他交上手后,深感自己上当受骗。时机没有把握好一瞬间就被那群人包围了,周瑜叫苦不迭。周瑜属于那种基本上与打架绝缘的人,一直以来都属于乖乖好学生,和孙策在一起的一个月简直是突破了自己所有的做人极限,表面上装得淡定,心里却有些发憷。当周瑜气喘吁吁地掀翻一个混混后,看见混混头子亮出那把砍刀的瞬间就懵了。

 

“你发什么呆!”

 

孙策的声音从后面传来,一个背包横空飞过砸在了混混头子的脸上。

 

周瑜听到孙策的声音,力气不知为什么就卸了下来,一个不留神被身边的混混一脚横过来撂倒在地上。

 

“你他妈做什么?”孙策怒道。

 

接下来的事情周瑜就不太记得了,脑壳着地摔得晕晕乎乎,一摸,好像流了点血,孙策的身影在眼前晃啊晃,一瞬间竟然全都模糊了。

 

“走啊。”孙策捡起书包扯住周瑜的手腕,顺手从地上抄起一根对方落下的钢管向混混头子劈了过去。

 

“孙策!”那人用刀格开孙策的钢管,眼中爆发出精光。

 

“有什么事情冲我来,使这种下三滥的手段算什么东西!”孙策反手把周瑜护在身后,手中握着的钢管在柏油马路上拖出刺耳的声音。

 

“我可没有说过我是君子。”那人狰狞一笑。

 

“混蛋。”孙策从牙缝里蹦出两个字。

 

周瑜撞到了头一时间有些神志不清,完全沦为了拖油瓶,孙策既要护着周瑜,又要正面与混混对抗,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这么拖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孙策开始着眼寻找逃脱的路径。

 

这么一分神就让对方有了可乘之机,混混头子趁着那一秒钟的空隙一脚踹到孙策的虎口上,孙策手上一麻握不住钢棍从手中飞了出去。混混头子一刀从正面砍了下来。

 

孙策失了武器不敢和他正面对抗,便眼疾手快地把周瑜揽在怀里就地一滚向旁边闪开,可横竖就是这么宽的巷子,孙策避不过被刀锋划了一道。周瑜就眼睁睁地看着孙策白色的衬衫迅速晕开一片血色。

 

周瑜不知怎么的突然发了狠地撑起身子,迎着混混头子尾随而来的刀锋扑过去,弯腰避过刀刃一个肘击打在混混头子的胸口,混混头子显然是完全没有防住周瑜会来这一手,一下子被逼退了好几步。

 

“跑。”孙策一声暴喝从周瑜边上窜起来,用肩膀撞开离他最近的一个混混,用还没受伤的那只手抓住周瑜就跑。

 

孙策的掌心热得烫人,路边的街景从两人身边匆匆而逝,周瑜的耳边全是呼呼的风声,什么也听不到,什么也看不到,除了前方那个人的背影,恍恍惚惚地占据了所有的视线。两个人没命地飞奔,不知道到底跑了多久,终于在一条小巷里停了下来。

 

周瑜只剩下喘气的份,孙策倒是不怎么喘,只是捂着手臂皱着眉,似乎是痛的厉害了。

 

周瑜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孙策的伤,他不顾孙策的反对硬是把衬衫扒了下来,看清了刀伤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孙策的左手臂上一道长长的刀痕,刀口不深可是刀痕很长,两边的肉都翻了出来,渗人。周瑜自认没有晕过血,可此时还是经不住眼前一片发黑。周瑜手忙脚乱地帮他压住,却止不了血。不知道碰到了哪里,引得孙策一声抽气。

 

“好像动到骨头了。”孙策咧嘴一笑。

 

周瑜瞬间黑了脸。

 

好在周瑜还算清醒,不顾孙策的反对硬是把人塞进出租车拖到了医院。周瑜不敢让家长知道,自然没有打电话给妈妈。周瑜手头没有多少钱,好在今天班里刚交了班费,钱还在作为班长的周瑜手上,他就琢磨着先挪用一点,回去在用攒下来的私房钱垫上。

 

周瑜的伤没有什么,只是头皮擦破了一点,不知道碰了那里的毛细血管,血才流得那么吓人。相比之下孙策就不那么乐观了,全身上下都是细细小小的口子,万幸的是没有真的伤到骨头。

左臂上的伤口不能用麻醉,生生让医生缝了几针,疼的孙策咬牙切齿的。周瑜处理完了伤口就坐在边上和孙策说话,帮忙分散他的注意力。

 

“现在才知道疼?”

 

“其实我不想知道。”孙策哼哼道。

 

“今天那些是什么人?和你有过节吗?”

 

“算是吧,今天原本他们约了我到长亭,后来去了才发现没有人,原来去堵你了。”孙策一头冷汗,“妈的,下次别让我看见那几个猢狲。”

 

“哎,那后来你怎么又追过来了?”周瑜想了想问道。

 

“怕你出事。”

 

周瑜一时间无言以对。

 

 

等到两人都回家了以后,趁着两位家长都还没有回来的空当,周瑜迅速把孙策拖进自己家重头到尾清洗了一遍,处理掉赃物,换得干干净净,然后再速战速决地把自己收拾了,整个过程没有用到二十分钟。当周瑜坐在沙发上帮孙策吹头发的时候,刚好听见了楼下汽车熄火的声音。

 

孙策靠在沙发上舒服地眯起眼睛。

 

“想不到你还满能打的嘛。”

 

“承让承让。”

 

两个人相视一笑,都有些做贼心虚的感觉。

 

可是这件事后来到底是让妈妈们发现了。当天晚上周瑜被母亲训斥了半个小时回到房间写英语题的时候,就听见了隔壁哭天抢地的求饶声。周瑜伸手把柜子上的英语磁带调大声了一点。

写完所有的题目后,隔壁也安静了下来。周瑜忍不住爬到阳台上想听听里面的动静。可惜听了半天也没听出个什么来。

 

周瑜坐在地板上,背靠着通往隔壁的铁门,抬头看了看天空,圆月正好,万里无云。那个混蛋莫不是阵亡了吧。

 

“啊啾。”

 

隔壁一声喷嚏把周瑜吓了一跳。

 

“孙策?”周瑜敲敲门板。

 

隔壁一阵沉默,过了好久,才传来孙策闷闷的声音:“阿瑜。”

 

“你还好吧。”周瑜问道。

 

“我说好你信不。”孙策忿忿道,“也不用下手那么狠啊,嘶。”

 

“活该。”

 

“你的同情心被吃掉了吗?”

 

“说真的,今天那些是什么人啊?”周瑜好奇心起来了。

 

“几个不长眼的。”

 

“是谁?”

 

“是中专的,以前在寿春的时候和他们打了一架,输了不服气,这不是。”孙策沉默了一会,“我真没有想到他们还会找到这里来,连累你了。”

 

“说什么话。”周瑜听见孙策的道歉心里老大不是滋味,却不知道自己的情绪从哪里冒出来的,“他们今天不是说了吗我是你弟。”

 

“叫声哥来听听。”孙策的痞气瞬间上来。

 

“滚。”

 

隔壁传来孙策低低的笑声。

 

那天晚上周瑜做了个好梦,梦里有一川波光粼粼的河水,十里桃花,柳陌石桥。

 

 

 

 

 

评论 ( 11 )
热度 ( 158 )

© 奉孝的孔雀翎 | Powered by LOFTER